当前位置

梯玛神歌

  我泪流满面的梯玛坐在空无一人的荒野。

澧水呜咽。苍天在上。

悲鸣声,吹动号角。

泣血的大地,把空无一人的世界撕成迎风飘扬的碎片。

天色昏黄。扭曲的疼痛,长满皱纹。风,一阵,紧似一阵。神器插满身边。天的尽头,幽冥缠绕着,神鬼的飞翔。

坐在幽暗的中心,经幡引领着,尘世的沧桑。人,像一粒粒咒语,在深邃的黑暗里缓缓滑过。此时,他将独自面对一生送走的所有亡魂。安抚他们告别尘世时痛苦的思考。

禁不住热泪纵横。禁不住,坐在空无一人的荒野。禁不住说:“乡亲们啦。我想他们。”

梯玛,土家生活中,神鬼和人的代言者。很多的秘密,撕扯着内心的痛苦和灵魂。只有忍受,或是忧伤地唱歌。

这时候,黄昏袭来。地底下埋葬着伤痕累累的尸骨,森森的影子在黑暗中奔跑。祭祀的香烟,或是遇上神明,或是遇上阳光。

而大地,仍然十分沉寂,无言的,呐喊的疼痛,打在身上,痛在心里。

没有人清楚,生存与死亡的距离,差了几个时辰。

光明,从天上跑来。黑暗,在大地深处行走。而在梯玛的内心,自己的歌声,点燃了所有的身躯,照耀着人在尘世间的挣扎。

大地,无边无际。

人世间的疼痛,在四周漫延。

泣血的荒原,坐在饱经沧桑的大地。澧水,推涌着岁月,冰冷的眼泪,湿透脸颊。这尘世的生活,剩下他独自一人,踏歌起舞。

古乐苍凉,割开断裂的遗迹,成为看不见的灰烬,构建着一桩桩低着头颅的往事。

和亡魂一齐在世上行走,转眼走完一生。

所有的亡魂,一群群忧伤疼痛的黑衣人,次第穿过歌声。神与梯玛,流着眼泪,说出宗教的秘密,说出人的疼痛。

含泪的经卷,祷文散落一地。

头顶,血红的傍晚,坐在空无一人的天空。

苍天。一棵树的旁边坐着梯玛盛血的头颅。

他的思考,他的祈祷,他的念经声,有血,有肉,有骨头。

相关链接

    频道精选

  • 永顺概览
  • 永顺政务
  • 溪州旅游
  • 理论园地
  • 文学艺术
  • 溪州视听
  • 新闻中心
  • 书记县长报道集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永顺站首页